名字好像太长了

[花吐症][切爆]西番莲花到底是啥味道的

花吐症paro(就是写不出正剧风哭

ooc可能多到爆我自己都觉得怪怪的

原本以为能在昨天误机起飞前搞定的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结果回去后就打游戏停不下来终于在出去浪之前搞定啦啦啦啦啦啦)

大概依旧只是写出了脑洞和剧情

脑洞太多自己和自己撞梗....

名字好难取啊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1.
“哇我们你们说,今天实战课你们是没和我们一组没看到,爆豪真的帅爆了!太有男子气概了!直接一拳过去就#^*%+#$&~#”

“切岛你够了....讲道理虽然我们不是一组听不见但是,监视器还是有的....没瞎...”

“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但是爆豪真的充满男子气概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鸣整个人都不太好。从实战课结束后好基友切岛拽着他们几个就开始唠叨一组的时候爆豪的一切行动。上鸣给濑吕默默地试了个眼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诶我突然好饿,那什么,上鸣啊你饿吗走咱俩买个面包去吧!”

“走走走!切岛你要啥吗.....!”救命我这嘴贱....!

“嗯....我还好。喂爆豪—!你有没有什么想唔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切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相泽老师啊啊啊啊啊啊恢复女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
“如果不是被别人的[个性]所误伤的话,这个应该是所谓的[花吐症]吧。”恢复女郎拿下了听诊器,拿起了被切岛吐出来了的一大坨花中的一朵,小小的,紫绒绒的。

“这个的话,应该是叫做西番莲花吧。至于花语嘛……我看看,是[憧憬]吧。”浏览完页面后恢复女郎做出了结论。

“诶是吗哈哈哈。额...所以那个叫什么,花吐症??那是什么?”切岛笑着挠了挠头,丝毫没有意识还没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是我说切岛,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除了[男子气概]和[爆豪]以外的事...”上鸣已经要被他的这位好友打败了,他就应该和濑吕一样在门外等着的。

“嘛嘛,相泽老师,你就先带着他和门外那个孩子先回去吧,我解释给切岛同学听就好。”

“那就麻烦恢复女郎了。”相泽深长意味地看了切岛一眼,就赶着上鸣和濑吕回班了。

3.
我,切岛锐儿郎,15岁。

雄英学院英雄科,1-A班。[个性],硬化。

今天被人告知,我,有喜欢的人了。喜欢着一个我所[憧憬]的人。

得了一个叫[花吐症]的病,整天吐花。嗯...大概就是要和喜欢的那个人亲个嘴才能好,要不然会吐花到死。

嗯。

4.
所以我到底喜欢的是谁!????????

5.
切岛锐儿郎,有生以来第一次审视起了自己身边的人。

“所以说,我们现在是要找到切岛喜欢的人然后让他们ki...kiss对吗?”听完上鸣和濑吕的转述后,芦户慢慢地捂住了脸。

“芦,芦户酱你没事吧??”叶隐透有些担忧,“你有这么喜欢切岛的吗...?”

“透酱!你不觉得这真的很浪漫吗!!怎么偏偏这种时候发生在切岛身上的了啊!!”

“嘛嘛.....”

“所!以!”芦户拍着桌子靠近了切岛,“切岛你喜欢的人是谁??丽日??蛙酱?八百万??耳郎??透酱??诶难不成是我??”

“这...这个嘛.....我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切岛每说一句话,西番莲花就不停的从口中冒出,再课桌上堆出了一小堆。

“不不不芦户这就是你不了解切岛了,”上鸣拉开了芦户,“切岛这脑子里能想的每天都是[男子气概]这种东西啊。话说你这花是不是吐得越来越多了?你这要是都抱回去的话估计铺满你家那个小花园吧。”

“我...”切岛刚一开口,一朵紫绒的西番莲花就掉了出来。

“算了切岛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吧,”峰田急的伸手捂住了切岛的嘴。今天他还是值日生,这要是让切岛开了口那他肯定扫一天都扫不完这些花,“你干脆把班上女生都先亲一遍算了嘿嘿嘿嘿嘿多好的机会啊嘿嘿嘿嘿嘿。”

“峰田你怕是个傻子吧,”耳郎直接翻了个白眼,“人家都说了喜欢的是[男子气概]了,那当然是要从关系好的男性开始了。去吧上鸣!”耳郎一巴掌拍向了旁边的上鸣。

“等...等等!??我不是我没有喂你们等....!”

6.
我叫上鸣电气,15岁。

今天我的好友得了花吐症。

我本想帮他寻找真爱走向未来,

但是却莫名被逼着打了个波。

科科。

7.
最后大家还是决定去寻求了绿谷的帮助,毕竟人家有一丝丝数据控的倾向说不定比切岛要更了解自己。

“那个....所以你们是想看看我的笔记了有没有切岛君特别关注的人是吗?”绿谷看着身前的一大波人沉默了。

众人点头。

绿谷少年今天也是很心累的。他的笔记本里只有记着各个人的[个性]和战斗分析好吗!?他没有兴趣看看八卦所有人啊!

“我的笔记本里还真的...没有这些....不如我们现在来分析下吧。切岛君最近提一次提到的人是?”

“爆豪胜己。”

“那昨天提到的最多次的人?”

“爆豪胜己。”

“那这几天一直在一起的人呢...?”

“上鸣,濑吕.....和爆豪.....?”

“....最在乎的人?”

“........爆..爆豪胜己??”

“那....那.....”

8.
那特么不就是爆豪胜己吗!?????

9.
去征服脾气烂的和下水道一样的爆豪胜己吧,切岛少年。

10.
被寄予着全班同学的期望,在峰田的'特别'帮助下,切岛成功的把爆豪带到了学校的某个角落。

“嗯,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了爆豪。“省略掉了分析的过程,切岛简略地和爆豪讲了一遍前因后果。

爆豪看着切岛边说边掉出的西番莲花皱起了眉。切岛的事情毕竟今天在班里闹的挺大的,就算爆豪再不关心班里的事,他也大致知道今天切岛身上发生了什么。

“那..那个,爆豪?”见爆豪许久都没有回答,切岛之后开口问了问。

“所以说,因为你们最后分析出的结论是我,所以就让你先来和我亲一次试试?”爆豪还是摆着那一张臭脸。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爆豪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事,我去找恢复女郎问问说不定还有别的解决方法来着的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切岛被爆豪一巴掌摁到了地上。

“爆..爆豪?”

“自己的事情好歹给我自己想清楚啊你个白痴!!!!”

“???”切岛不能理解眼前的人为什么突然生气了起来。

“自己想明白了再来找我吧你个狗屎头!!”

11.
切岛跟在爆豪的后面一起走回宿舍。

切岛其实是有些委屈的。他早就有想到爆豪会不同意,也熟悉爆豪那狗屎一样的臭脾气,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爆豪会这么生气甚至还挨了顿揍。

最让切岛不懂的是最后的那句话。

想明白了再去找他???

切岛很茫然。

切岛的房间就在爆豪旁边。一路上回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进到宿舍后看着这两个人的脸色,也没有人敢上来找他们搭话问问切岛到底怎么样。

12.
狗屎头个白痴。

13.
切岛扑到了床上。

对于好友们分析出来的结果是爆豪,他自己其实也是很惊讶的,但是又觉得毫不意外。

他想不到除了爆豪以外还会有谁。

老实说,在绿谷问出了的那一连串中,切岛脑子里想到的只有爆豪。早在恢复女郎说出[憧憬]的那一刻起,他好像就知道了什么。

如果是[憧憬]的话,除了那个人之外就不可能会有别人了啊。

回忆定格在爆豪握住他伸出的手的那一刻。

切岛冲出房间。

14.
切岛敲开了爆豪的房门。

“爆豪,我....”

我们交往吧。

切岛并没能来得及说完这一整句话。在他等着爆豪开门的那几秒,他只想的到也只想和爆豪说这一句话。但是事情时总是出人意料的。

爆豪没有考虑过切岛要说的是什么。在看清门外的人之后,一把抓住了来人的衣领拽向了自己。

15.
爆豪给了切岛一个吻。

很轻,很简单的一个吻。爆豪没有在切岛的唇上停留多久,仿佛只是不小心蹭过一样。

16.
切岛愣在了原地,他没他能搞懂刚刚发生了什么。

“欸,爆豪你刚你,亲了我吗?啊没有花了。”切岛有些不可置信地摸了摸嘴唇。

“要不然呢白痴狗屎头,你想就那样进了然后叨叨半天把我的房间弄的一团糟吗,啧。”爆豪退了几步做到了书桌前,一如既往地扬起了下巴用他那日天日地日空气的臭脸看着切岛。

当然,如果能够忽略掉那基本红了一大半的耳朵就完美了。

“啊说的也是.....”切岛想了一下,“那万一要是它还没好呢,那不是就...”

“万 一 !?”爆豪手上已经开始可以看到一丝丝闪光了,有时候他真的很想把切岛的脑袋敲开来看看它到底在想着什么。“难道你除了我之外,还可能想着其他人吗!?就凭你每天那个猥琐的样子多大声音不停叫我名字知道有多烦人吗?!!!”

“那爆豪我们现在是算交往了吧。”切岛愣了下,走向了爆豪。

“蛤?狗屎头你是不是脑子真的有病!?”

“那我们再亲一次吧。”

“谁要和你接吻啊你个白痴!!!”

17.
“爆豪,再来一次。”

“你在安可个屁啊!!!!”

18.
“最后一次了,真的!”

“.......”

19.
你猜他们到底亲了几次()

20.
我怎么知道我有没看到😶

评论(4)

热度(111)

  1. Ritterston名字好像太长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