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好像太长了

【轰爆】后遗症

已交往已同居设定
好好谈个恋爱小(短)甜(大)饼(纲)....?
养猫半个月有感()ooc到了天边,这锅我家猫背。【猫: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说
大家就当吃个脑洞吧😂





0.
“爆杀王先生,你之前中的【猫化】个性基本上已经消除的差不多了,不会再维持猫的'形态'了。不过有些关于猫的'特性'已经还是会保留下来的,您只需注意一下这点就好了。”

“啧,麻烦。” 带着事务所医生给的单子,爆豪胜己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出医务室。

在上个星期,爆豪胜己在路过科研室的时候,因为某位个性为动物化而渴望有猫的不愿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A和不能说出名字的科研人员B之间的一些小'乐趣',不小心中了来自科研人员A的个性——他彻底变成了猫,在家由着轰焦冻养了一周。




作息.
自从【猫化】消失之后,爆豪胜己的作息时间就完全紊乱了,上一秒还坐在沙发上和轰焦冻一起看着电视,下一秒就打起了瞌睡。

“胜己,现在才17点多而已。”轰把差一点在再次一个打瞌睡点头中翻下沙发的爆豪捞了起来并把人靠在了自己身上。
“嗯....我醒着呢……”爆豪努力把眼睛睁了开,身子坐正,企图让自己能将视线集中在电视上。

五分钟后,轰转过身去,把爆豪第十次倒在了自己肩上的头捧了起来,“胜己?胜己你这样晚上又要睡不着了。”
“......”爆豪这次干脆连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直接将整个人的重量都摊在了轰的手上。

感受到了手上传来的重量,轰仿佛看到了自己今天晚上肯定没什么时间睡觉的结局了。他晃动着爆豪企图将他摇醒。
“你个阴阳脸别吵了,再动老子就把你给炸飞..” 爆豪皱起了眉,把轰还摁在自己脸上的手拿了起来跨到了轰的身上,直接将脸埋进了轰的颈肩里。轰叹了口气,拿来了沙发上的毯子盖好,无奈地把手放到了扑了进来爆豪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

最好能直接一觉睡到明天早上,轰祈祷着。

人有梦想总是好的,然而梦想一般都是不存在的。才刚过了23点,爆豪就迷迷糊糊的起来了,甚至还去热了一碗咖喱去吃。
这和他还是猫的时候有什么差别,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渴望抚摸.
把碗洗干净后,爆豪胜己坐到了餐桌旁,趴到了桌子上。轰焦冻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捧着一杯咖啡,看着书。
看书时,轰焦冻的食指与拇指总会无意识的摩擦着书页——就在上个星期,这双手还是专属于爆豪胜己的。
轰焦冻的手很好看,细长且骨节分明;指甲总是沿着边剪得圆润,不会让他感到任何不适。轰焦冻喜欢用他的食指关节和拇指揉捏着爆豪的猫耳朵,也喜欢双手捧着爆豪猫的脸,用拇指在头与猫耳朵的连接处打转。

轰焦冻的那双手明明是属于爆豪胜己的。

想到这里,爆豪就觉得莫名的憋屈。他想要轰焦冻的手放下那杯咖啡,想让那拈着书页的手停下它的动作。
他起身离开了餐桌,蹲在了轰焦冻的面前。

“?”感到自己的光源被面前的这道身影挡住,轰焦冻疑惑地抬起了头——在看书时失去光源可不是件美好的事。

爆豪胜己毫不掩饰地盯着轰焦冻的手,希望他能够读出自己内心所想的。可惜的是,变回人后,轰焦冻就再也没能从爆豪的不言不语中读出任何东西了——在他还是只猫的时候,他觉得轰焦冻甚至是能够预读出他下一秒会想些什么。

爆豪胜己的耐心所剩不多了。
他抓起了轰的手,放到了他的头上。




舔舐.
爆豪胜己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

经过了一个星期的修炼,轰焦冻撸猫顺毛的技术已经练得无比熟练。爆豪闭上了双眼,沉浸在了他的抚摸中。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轰焦冻的袖口同时也不断地在磨蹭着他的脸。在经过了几次躲闪无效之后,爆豪抓住了正在揉捏着他的耳朵的手,用脸蹭了蹭轰的袖口处后,习惯性了扭头舔舐起了轰的掌心。

轰焦冻僵住了。
他瞪大了他那双异眸看着还无自知的舔舐着他的掌心的爆豪。感受到轰焦冻手上动作的停止之后,他不满的睁开了双眼。而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他的脸也紧跟着红了起来。

“你先回房间睡吧。” 慌忙之下,爆豪放开了他的手站起身,走到房间的另一边。




易推倒.
“胜己,你过来下。” 坐在床边冷静的思考了一番之后,轰对着还在客厅正发着呆的爆豪说道。
“哈?干嘛?老子不是说了让你先睡的吗?” 爆豪不耐烦地走了进来,揉着才醒了没多久还在发晕的头。
“真的,我知道要怎么才能把你的作息调整回来了。” 轰拍了拍自己身边空着的那块地方,目光真诚的看着爆豪。
“行吧,” 爆豪顺着轰指的地方走了过去,“你说吧,老子看看你.....等等阴阳脸你搞什么!?” 才刚坐下来,轰一个反手将爆豪推倒下去,翻身坐到了爆豪的身上,“之前你还是猫的时候,为了让你赶紧接着睡我一般都会先全心全意的陪你玩那么一两个小时,之后你就可以睡得很熟了。” 轰解起了爆豪的睡衣的扣子,“这么想的话,总之让你变得很累的话你就可以睡了。所以现在我们来做点运动吧。”




抓挠.
“唔....停...停下.....!!别咬我耳朵!也别摸脖子!” 在试图用双手推开吸允着他的耳朵的轰未果之后,爆豪的手随着轰一次次地撞击无力地一点点下滑。
“别这样...不行了真的...停...唔!”高/潮来临,下身的小/穴一阵阵的收缩,爆豪在轰的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抓痕。
“胜己,痛。” 轰吃痛着离开了爆豪的耳朵喃喃道,却一直维持着高/潮后的姿势趴在了爆豪身上,不愿意抬起头离开爆豪的肩窝。
“谁叫你不起来的...重死了。” 带着一丝高/潮后的懒惰,爆豪用手臂推了推轰。轰摇了摇头,环抱着爆豪的手臂反而更加缩紧了些,“胜己我还没.....一个星期的份...” 说这,轰的下身继续动了起来,他在爆豪的肩颈处深吸了一口气,



吸什么猫,老子吸爆。



Ps:
“诶爆杀王今天还是请假?不是前两天中的个性已经消失了昨天就过来了吗?”
“不知道啊,今天隔壁事务所的轰焦冻过来给他请的假,好像说是还有些后遗症不是很稳定的样子。”
“哦....这样的吗……好奇怪啊,A君的个性这么持久吗??”






不属于小甜饼的Ps:
我真的是只有脑洞没有文力和文笔啊哭泣.jpg
我有无数的脑洞写不出来痛苦.jpg
这么个小甜饼(大纲)从18年的第一天憋到寄养的猫都要回去了都还没憋出来再到现在........
太太我把脑洞都告诉你们考虑吃个脑洞嘛😭😭

评论(5)

热度(101)